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时尚新闻 >
以“说唱采样”来看“时尚设计”
发布日期:2021-07-20 13:53   来源:未知   阅读:

  在政府廉租房时代,普遍窘迫的生活状态限制了美国黑人群体的文化发展,只能用黑胶唱机和老唱片取代乐器以进行创作:把其中的一些乐曲段子剪辑出来,重复性的播放。这种方式逐渐衍生出“采样”这一音乐创作形式:把现有的一段音频作为素材处理后进行编曲,成为新创作音乐作品的一部分。全世界被采样最多次的音频片段是1969年Winston的歌曲《Amen Brother》中的6秒鼓组,业内称其为“Amen Break”(截至2021.07.11,网站Who Sampled显示《Amen Brother》被5358首歌曲所采样)——Louis Vuitton 2022春夏系列以此作为主题。

  艺术总监Virgil Abloh表示:“人们不知道这些他们最喜欢的歌曲中鼓组的排列是来自于这首非常特殊的灵魂乐,是采样设备使其成为可能。”

  在已存在的事物中进行再创造的“采样”,与“抄袭”的分界线在音乐领域拎得比较清,也有较为完善的法律界定。但在时尚领域,两者间的模糊导致了一场场由“时尚警察”们引发的大众狂欢和“抄袭游戏”,Abloh便是这类游戏的“众矢之的”,以此为主题便是直接告诉大众:他就是以黑人音乐革命性的“采样”手法来制作时装。

  人类八大艺术通常指:文学、绘画、音乐、舞蹈、雕塑、戏剧、建筑、电影。相比于音乐、文学、绘画、雕塑,时尚是次等的,建立在“衣服”、更准确的是“遮蔽取暖的保护物”这一人类基本需求之上,剥离了“时尚”,“保护物”跟空白CD、www.930999.com,纸张、画布等别无二致。同样是基本需求,建筑得将“科学”摆首位再谈其他,而人们更不愿在意时尚的“工业”面——即细致入微的生产过程。相比于舞蹈、戏剧、电影,时尚更像是一盘甜点,主菜永远是这些形式想传达的内容。时尚,就是一锅大杂烩,原料是其上方的艺术形式,也是一剂味精,可以加进任何一锅艺术高汤里。

  Hip-Hop(这里指其音乐面),作为音乐的一个子分类,在“唱盘主义”和“采样”之上发展了40余年,成为当下最火的音乐形式。将无自主思维传递内容的播放设备(输出端)变为制造内容的乐器(输入端)的“唱盘主义”,如同“衣服”和“时尚”间的联系;“采样”这一手法的特殊性使其跟时尚一样,能以更早的音乐形式为原料(爵士、放克、摇滚等),也可以成为任意一种表演形式的“味精”。

  采样的出现,使得音乐制作的门槛大幅度降低——不需要会乐器,不需要懂乐理,只需掌握将现成的音乐像乐高一般拼砌的手法,便可得到一段入耳不违和的声音。这种普适性使得底层大众也能参与进来,推动了Hip-Hop的发展。时尚界也是如此:有多少“设计师”是未习得传统缝纫或非科班出身的呢?Martin Margiela的“解构主义”被简单地视为“原来可以把服装的‘内面’作为‘外面’;服装的‘原料(material)’可以不局限于‘布料(fabric)/皮料(leather)’”的视觉展示,并被大量地进行举一反三。加之生产力的发展,使得上世纪的家庭自制和流水线制作结合成为“流水线自制”,生产链的高度整合和线上的高曝光率促使“人均主理人”时代到来,只要有想法,便能以更低的投入生产服装。在这样的背景下,受到Hip-Hop文化影响的街头人士们,或许也潜移默化地认为在其他领域也可如此进行“采样”,所以对他们来说,像Bape Sta、Revenge × Storm这样对经典鞋型进行改动的行为“存在即合理”,是在反映文化,并习以为常。然而,不是每个只有想法的“设计师”都能成为川久保玲。

  时尚的规范也一直在降低。以前的裁缝广告将礼帽+西装三件套描述为“非正式的日常西装”,当下来看,这已是过于正式的装扮了。自我神话化、商业之成功、拥有同名品牌、掌握自己命运的设计师是凌驾于公众品味之上的半神。Yves Saint Laurent视自己为至高无上的创造者,并引入了一些行为规范(下摆线长度、裤脚等)。时尚民主化的当下,已经很难再有设计师能站在顶点制造规范了。而近年提出近似规范的、最知名的便是Virgil的“一个人可以通过将原来的设计改变3%来创造出一个新的设计”,这对“钻研创意过程痛苦且折磨”的时尚界传统共识而言可谓断崖式下跌。即使“3%理论”的出品拥有空前的市场热度,但其在未来能改变创意的道德观、或是像“黑皮鞋不能配白袜”、“西服最下面的扣子不能扣”一样成为刻板印象吗?答案也很明显。

  采样的特殊性使得版权纠纷开始产生,进而出现Sample Clearance,即采样前应当获得采样源版权人的许可并支付采样许可费用,不然就定义为抄袭。在时尚界,借鉴/抄袭的界定不只取决于法律,也取决于品牌方。Archive风潮的热门单品Rick Owens“Dunk”(俗称“大耐克”)揉合了当时Nike、Adidas、Puma球鞋的设计元素,被Nike告侵权后自此绝版;而一样基于Nike 经典鞋型改动的Off-White鞋款则依旧在售。其中,Owens跟Nike没有明显利益关联,而Abloh则因与Nike合作的“The Ten”系列名利双收。

  采样源的选择决定了音乐成品的质量,有些音乐因为足够悦耳动听,注定成为经典采样源。比如日本音乐人Nujabes,只要喜欢其作品必定会喜欢其精心挑选的采样源。“采样”可以视为“将经典进行当代演绎”,以更契合当下音乐审美的面貌重生。只要“采样源”挑的好,就算技术有限或者只改动3%,出品都不会太差劲。Margiela的Replica系列从中古服装中筛选出那些永不过时的款式、以及“己经历时间考验”的自家品牌旧款,再进行复刻和改动。这种“采样”也是生活方式上的:Replica香水系列会复制某时刻内印象深刻场景的气味,闻香便可在记忆中重现该场景。在音乐界,使用“公共领域音乐”无需付费、授权和声明,且受到法律许可,类比到时尚则近似于“中古服装”,且Replica系列的标签上会明确标注“采样源”:衣服和香味的来源、时间地点和简要描述。

  对Carol Christian Poell来说,传统手工艺与研究新技术和新材料同样重要:一项传统技术可以通过与当时还不存在的新设备相结合,进而重生为新的技术。他曾专门去给一个榻榻米匠人做临时学徒,想方设法地学习,最终找到了一种新的方法来运用这种古老的技艺,制作出如榻榻米般的皮革条编织Blazer。对“采样源”最大程度的保留和尊重,以及顺应时代的改动,“挪用”也可以成为“点睛之笔”。

  在法律上,任何形式(包括采样)的编曲都没有版权。众多Producer可以自由选择喜爱的采样源,容易因采样到相同旋律的音乐段落而导致成品同质化。因此,基于采样源的改动程度便是Producer炫技的着力点,特别是采样源和成品之间的听感落差,能让人惊叹这竟基于同一首歌。众多Hip-Hop爱好者也以挖掘采样源为乐趣,不断扩展音乐鉴赏的广度。时尚中对于“采样/挪用”的潜规则评级在于——越不容易被看出灵感来源,且经点破后越容易被理解,予人一种“原来如此”的恍然大悟,便越显得“高级”。正如同样以古希腊作为“采样源”,Christian Dior SS22度假系列选择了飘逸白长袍、金色装饰这类过于明显的要素,Rick Owens SS17女装系列则选择了古希腊雕塑,并将这种观感转化为服装上的密集褶皱,用布“雕刻”出女性体态的婀娜。Rick Owens SS17女装系列

  既然编曲可以同质化,那么一首完整说唱歌曲的展现重点可以放在其他方面:歌词的内容、Flow的个人特色、密集的Punchline等。揭露底层现实的《The Message》作为最伟大说唱歌曲的意义在于:让全世界知道Hip-Hop不只是派对产物,也能成为意识输出和针砭时弊的磅礴力量。说唱歌手Kendrick Lamar于2018年获得普利策奖更是说明了这一点。

  同理,一场伟大的时装秀不只是在展示设计,更要有思想上的输出。传奇设计师Alexander McQueen生前创造了诸多设计美妙又不失内涵的秀场:隐喻英格兰血腥征服苏格兰历史的“Highland Rape”(AW95);蒙面模特置身火海寓意“Joan(圣女贞德)”最后的审判(AW98);隐喻“内在美”、将画作《疗养院》在秀场重现并成为经典时尚时刻的“Voss”(SS01)....... 而当下,市场的接受程度成为衡量设计师是否优秀的近乎唯一标准。Alexander McQueen SS01系列

  “采样”这种不得已而为之的手法使Hip-Hop更易于普及和入门。不只是音乐,在当时的贫民窟中,整天“pussy/money/weed”是奋斗的目标和值得在小伙伴面前大肆炫耀的资本。90年代前后的Hip-Hop专辑、尤其如抽般迷幻的G-Funk风格封面不是改装为low-rider(趴地跳跳车)的豪车,就是从首饰到思想上各种跟“金”沾边,以及物化女性形象。然而,靠当时还不是主流的Hip-Hop走起的只是少数,大部分黑人依然是hustler(可以理解为“为了快速改变现状不择手段的底层劳动者”,hustle同理。至于为何是hustle而非正能量奋斗,这是美国历史遗留问题,在此便不赘述)。

  为了满足这样的一种“虚荣”,有一定消费力的hustler会把高级时装和运动装混搭,街头品牌会“采样”奢侈品,甚至直接山寨其最容易被识别的元素,以此吸引街头小年青消费。在1988年的专辑《It Takes Two》封面中,DJ E-Z Rock上身了Dapper Dan“设计”的运动装和AF1,亮点在于侧面串标和Swoosh均替换成了LV Monogram。这种降低品味的行为在当时受到奢侈品牌的抵制:Dan被多方起诉到闭店,改了LV Monogram做滑板的Supreme被LV上诉。DJ E-Z Rock《It Takes Two》

  奢侈品牌由过去只迎合传统有钱人,再到现在为了销量而下沉市场,策略上的改变需要这些“采样”名人的街头话语权:先有LV向Supreme要求授权,将其品牌化印记用于那场改变时尚界联名的生产;再是Gucci反手“致敬”Dan当年的山寨设计,被揭底后匆匆说明合作再给其正名;坐拥Abloh的LV自然不会放过:SS22系列的最大爆点便是Louis Vuitton Nike Air Force 1球鞋,一共21个配色,大多不会市售。AF1( Air Force 1)已经是Hip-Hop文化的一种符号,即使本次联名出品就像Dan曾经那些山寨产品和DIY客制般的既视感,其依然体现了Hip-Hop文化:Oversized、露底裤边、不拆不剪吊牌等等穿衣风格也是当时贫民窟特色,年轻白人一直都是美国Hip-Hop文化(包括音乐和穿着)的模仿和消费主体,没有苦过穷过的他们好奇贫民窟的生活现状,hustler反过来用他们所消费的钱走向小康,再顺便不屑他们的模仿。继Dan之后,Abloh借由AF1将“山寨设计”再次上渗回源头品牌,以Hip-Hop的角度看,这又是一次标志性的“胜利”。

  因笔者对Hip-Hop尤为热爱,拉长时间轴来看Abloh从街头到顶流的过程,便是Hip-Hop经常宣扬并引发向往的街头小hustler从贫民窟中艰难困苦一步步走起来的历程,像是一种底层奋发向上的希冀,带给更多还在hustle的人坚持的理由。在LV的首秀后Abloh跟Kanye West相拥而泣,背后是Hip-Hop,或者说是黑人文化的缩影和见证。至于LV认可的是Abloh的流量还是设计另说,或者说,高层的话语者看中的是他的营销能力,他紧贴这个碎片化时代带来的新式营销难以被复制。希望哪天Abloh能给出真正符合他“引号”名气和提出“3%理论”底气的作品,到那时,我很乐意像《纽约时报》般称其为“Ghetto Lagerfeld”,就像2Pac被视为最无可替代的“Ghetto God”一样。

Power by DedeCms